浙江省皮革行业协会
欢迎来到伟德国际|首页
会员登录: 密码: 咨询热线:0571-87808777
中国经济的韧性|施纪鸿:搭建平台做箱包产业带动者
发布时间:2019-09-06      浏览次数:164
分享到:
 古人常云,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施纪鸿每每在想,若古人也有现在的行李箱,出门将必备物品一一打包,他们是否还会抱怨行路难

1998年,在浙江省平湖市诞生了一家兄妹三人携手,以箱包起步,逐渐发展成集工业、商业专业市场运营和科技投资为一体的综合产业集团——新秀集团。

 

施纪鸿1988年毕业于浙江大学,专业是计算机软件。分配到外贸公司后,他选择做出口业务,卖过灯具、蔬菜。1995年,他开始做箱包出口,三年后,下海办厂。无依无靠,毫无背景。1998年施纪鸿兄妹三人共同创办了新秀集团,四年之后施纪鸿从新秀集团总经理位置上升任董事长,从此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带领新秀集团成为旗下拥有10多家控股企业,5000多名员工,年生产各类箱包1000多万只,销售收入达数十亿元的公司。

二十几年来,施纪鸿一路摸爬滚打,取得了今日成就。回想起这段经历,施纪鸿觉得也很意外:自己并非一个狼性的企业家,竞争不靠锋芒相对、你死我活,而是靠差异化,创新争优。我们有一个核心价值观,就是在成长的每一个阶段,都要努力提升自己,让自己的业务、企业的发展不和周边的兄弟工厂产生竞争。

  无心插柳柳成荫,佛系的新秀集团反而因另辟蹊径,加强创新,成为了中国箱包企业的领军者。

  从贸易商到制造商再到品牌商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新秀集团是中国旅行箱包行业的头部企业,但也是一点一滴做大做强的。和平湖大多数箱包企业一样,新秀箱包也是从贴牌生产开始,然而,新秀并不满足于做一个贴牌制造商。

成立之初,新秀集团只是与一些工厂进行合作,靠做贸易起家。做到一定规模的时候,工厂的理念和配合度开始难以满足买家的需求。施纪鸿此时意识到要把重点放到制造上,而不是仅仅满足进行贴牌贸易。

自己办工厂,把重点从贸易转向制造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提升买家的满意度,通过我们的努力,帮助买家把比较难啃的骨头啃下来。

从贸易转向制造是一条不归路,也正是由于此,中国少了一家箱包贸易公司,多了一家箱包制造的高科技企业。新秀集团在平湖已经成长发展了二十多年,从上游的核心原材料,到成品的组装,到品牌的分销运营,产品的零售连锁终端,公司都有涉及。

从贸易公司转为制造公司的同时,新秀在品牌建设上也没放松。早在2001年,集团董事会就提出了通过造船出海、租船出海、买船出海来打造品牌联合舰队模式,实施“N+N”全球多品牌运作的发展战略。
 十多年来,新秀集团不仅成功创立了悠客NEWCOM”“环游AROUND”自主品牌箱包品牌,而且拥有了“Calvin Klein”“霍比HOBIE”两大美国品牌的经销权,还收购了国内最早生产航空箱的嘉兴本土箱包品牌——“天天TIANTIAN”,初步形成了自己的多品牌联合舰队,还建立了覆盖全国一线主流城市的悠客行渠道品牌直营店,其产品涉及商务、旅行、运动、时尚不同领域的消费阶层,不断攀向价值链的高端。

 

做行业的平台

施纪鸿说自己是个很佛系的人,没有企业家身上普遍存在的狼性,从不愿意跟同行竞争,即使竞争也不靠锋芒相对、你死我活,而是靠差异化,创新争优。

施纪鸿是平湖市箱包行业协会的会长,会长单位跟会员单位进行竞争,他觉得自己抹不开面子,比较尴尬。另一方面,从商业的角度来说,跟兄弟企业竞争,因为企业都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利润并不会很高。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形成差异化。

不过,差异化的路很难走,新秀集团在高端制造方面也遇到了很多困难。一方面生产工艺流程和传统工艺完全不一样,设备要求也不一样。另一方面,原材料的供应商和之前也不一样。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施纪鸿下定决心要做全产业链,即使被封锁,也能通过投资收购的方式得到上游的核心原材料,为自身走高端制造打好基础。
 在自己打造全产业链平台成功之后,施纪鸿决心达则兼济天下。作为平湖国际箱包城的掌门人,施纪鸿用新秀20多年来的经验搭建了箱包城这一产业平台,跟其他企业共享资源。他希望能出现10家、20家像新秀一样的企业。

同时,新秀集团也在积极分享自己在旅行箱包制造方面的经验,将自己再实践服务中积累的经验分享给协会和其他企业,将自己积累的实战型的标准,用户体验、验证过的标准推荐给行业标准委员会。

  打铁还需自身硬

将核心经验主动分享出去,施纪鸿不担心教会徒弟饿死师父?他还真不担心。他认为,将资源通过产业平台分享给大家,一方面能够保住资源的有效性,另外一方面又能够让行业内的兄弟企业充分使用自己的剩余产能,这也是互联网时代自身转型升级的一个办法。

施纪鸿介绍,新秀集团通过各种办法避免和兄弟企业竞争,把和兄弟企业的竞争化为合作,通过这种合作,慢慢地也能跟买家进行合作,跟其他的品牌商进行合作,形成一个化竞争为合作的商业模式。

为打造这样的商业模式,新秀集团加强了高端制造和智能制造的推动力度,通过智能制造,把箱包制造从劳动密集型解放出来。当硬箱的组装能够对标汽车组装的话,就完成了去劳动密集型。施纪鸿坚信通过这种方式可以更加稳固自身在全球旅行箱包头部企业的地位。

正是基于这种自信,2011年,施纪鸿积极联合行业企业开始打造长三角地区最专业的箱包服务业综合体——平湖国际箱包城。在这个40万平方米的专业市场里,不仅包括箱包产业链的原材料市场、成品市场、品牌分销中心,而且还容纳了设计外包、服务外包、电子商务等生产性服务产业,为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打造了核心平台,为广大传统制造企业提供了向微笑曲线两端发展的二次创业提供机会。

  中国市场是湖泊 无惧产业外迁

产业的发展从来不是一帆风顺。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代表,旅行箱包产业也面临着向国外转移的压力。施纪鸿认为这是一个无法避免的趋势,企业要做的,就是主动把中低端制造业转移到其他国家,将高端制造、智能制造留在中国。

施纪鸿认为中国有能力也有实力将箱包的高端制造产业留在中国。他表示,作为消费品产业,箱包制造经历了从欧美到亚洲四小龙,到中国大陆的历程,现在有往东南亚甚至非洲转移的趋势,这是规律,不可避免。但当初欧美国家没有积极地去留住高端制造,亚洲四小龙市场太小,不足以留住。中国产业齐全,市场广大,完全可以留住箱包高端制造产业。

中国就像是一个湖泊,可以让流下来的水蓄积,然后对湖泊进行一个有效的疏导,让它分开流到不同的国家去。施纪鸿说。

 

X
官方微信号zjpgxh